深圳市公共文化服務2014年度報告
2015年05月04日

 

 

毛少瑩  楊立青

 

 

 

 

2014年是我國改革發展的重要年份,一方面經過持續30多年的快速增長,國民經濟進入中高速的發展軌道,成為可見將來的新常態;另一方面,改革事業迎來一個新的勃發期,戶籍、土地、城鎮化、依法治國等一系列重大的制度改革獲得新突破,制度創新所帶來的改革紅利成為引領中國未來的新動力,2014年因此也被稱為“全面深化改革元年”。而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關于全面深化改革、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以及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關于依法治國的精神,在文化領域也得到集中的貫徹和體現,如何推進文化治理體系、實現文化治理能力現代化,也必將成為未來文化體制改革、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及文化產業發展的重要議題。

對于深圳的公共文化服務發展而言,經過以往十多年的大規模擴展,目前也已到了相對平穩的階段,雖然每年都有一些增量,但總體上進入盤活已有存量、創新體制機制、提升服務水平的發展狀態。需要說明的是,從2011年開始,我們就以年度報告的形式,進行深圳公共文化服務年度發展情況總結與未來發展趨勢前瞻,今年是第四年了。從長遠積累觀察、跟蹤相關問題變化等考慮,本文的寫作將延續以往幾篇報告的視角、維度,并努力形成相對固定的寫作框架乃至統計數據。我們期待在2015年寫年度報告時,能對深圳五年來公共文化服務的發展情況進行一次中長時段的回顧總結,并期待在長時段研究的基礎上,提出更好的政策建議。

 

一、2014年深圳市公共文化服務發展回顧

 

    延續本報告一貫的觀察視角,大致而言,對于深圳市2014年公共文化服務的發展狀貌,我們可從如下幾個方面進行描述:

(一)公共文化設施建設

1、設施布局的分散化和網絡化

在大型文化設施的分布上,深圳始終存在著某種不均衡狀態,即市級的大型文化設施如深圳圖書館、深圳音樂廳、深圳博物館、中心書城、報業大廈、廣電大廈、出版(海天)大廈、現代藝術館等,無不集中在福田區,尤其是CBD周圍,這一方面有利于形成類似于倫敦西區或紐約布魯克林區的文化集聚效應,提升城市的文化形象,但另一方面這種完全依托政府城市規劃之手人為打造出來的文化集聚,卻對公共服務的便利性和均等性并無助益,特別是文化中心區寸土寸金,已難以再有新的發展空間,由此我們在2014年可以看到城市文化地理某種新的變化,即大型文化設施從中心區向周邊區域的轉移,這成為透視深圳文化肌理的新角度。如囿于福田、羅湖等中心城區的人口高度集中、土地空間有限,一些老的設施正謀劃新的搬遷計劃:作為深圳未來重點發展的次中心,龍華新區已吸引深圳圖書館調劑書庫、深圳群眾藝術館新館、深圳美術館新館落戶,相關的規劃建設工作正緊鑼密鼓地進行。而深圳藝術學校也已從福田區搬到南山區,學校新址主體工程2014年已順利完工,項目用地面積50000平方米,總建筑面積51129平方米,包括音樂樓、舞蹈美術樓、綜合教學樓、綜合劇場及音樂廳等。

在大型文化設施的建設上,除了市級的在建設施如當代藝術與城市規劃展覽館建設正穩步推進、博物館老館維修改造前期工作進展順外,2014年的一大亮點是區級大型文化設施的興建及投入使用。如南山區投入巨大財力加快區級重點文體設施建設,目前總投資8億元、占地面積3.96萬平方米的南山文體中心改造項目已投入使用,投資2億多元、建筑面積4.2萬平方米的南山博物館也已封頂,預計2015年2月竣工,投資3億多元的文化館新館年底將開工建設。在坪山新區,投資10億元、規劃建筑面積15萬平米的坪山中心區文化綜合體項目正式奠基,包含圖書館、書城、展覽館、美術館、文化活動中心、劇院等。而由深圳出版發行集團2014年競得的深圳書城龍崗城項目,用地面積11241平方米,建筑面積25000平方米,未來將與龍崗區公共藝術館、青少年文化宮、科技館構成三館一城。

在中小型文化設施建設上,國內最大的版畫專業博物館——中國版畫博物館在龍華觀瀾正式開館,同時繼龍華文化藝術中心后,觀瀾、大浪、民治文化藝術中心等文化重點設施建設正積極推進。在南山區,各街道文體中心建設列入規劃、分期實施,其中面積4000平方米的桃源社區文化中心開始改建,西麗體育中心改造正進行項目前期工作。為創建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示范區,福田區在兩年內將投入8億元打造“十大文化功能區”,包括主題文化館功能區、圖書館閱讀功能區、博物館功能區、廣場文化功能區、公園文化功能區、地鐵文化功能區、現代戲劇文化功能區、公共藝術功能區、街道特色文化功能區和數字文化功能區。在寶安區,位于深圳(寶安)勞務工博物館內的打工文學博物館已籌備完成并對外開放,集中展示深圳地區打工文學成果,全面翔實地記錄改革開放30多年來打工文學的面貌和發展脈絡。

2、設施投資主體的多元化

在投資主體上,深圳近年多元化的發展趨勢日趨明顯,如上面提及的投資10億元的坪山中心區文化綜合體項目,參照當代藝術與城市規劃展覽館的建設模式,由招商地產代建。而位于深圳蛇口、占地面積26000平方米、總建筑面積45000平方米的中國首個大型設計博物館——海上世界文化藝術中心正式破土動工,它是集美術館、高端商業、小劇院、畫廊、濱海多功能發布廳為一體的綜合性建筑。該中心由招商局集團投資建設,并與英國V&A博物館在創意設計、展示、研究收藏交流等領域進行深度合作,同時吸引著名收藏家馬未都創辦的我國規模最大、分布最廣、館藏最多的民營博物館——觀復博物館落戶。

此外,民間社會力量進入博物館、美術館、藝術館等文化藝術領域在2014年取得新進展的例子還有:雅昌(深圳)藝術中心于2014年底正式落成啟用,該中心位于南山區,總建筑面積42000平方米,是融中國藝術品數據中心、藝術圖書博物館等為一體的綜合性建筑。寶安區一雍紫砂博物館、展覽館正式開館,館內展示有700余件紫砂藏品及數百塊奇珍異石。位于深圳龍華、由藝之卉時尚集團創辦的藝之卉新銳美術館正式對外開放,致力于展示當代最前沿和優秀的藝術和設計潮流。由香港《亞洲新聞周刊》雜志社與深圳星火一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聯合創建的深圳一號美術館,展廳面積3000平方米,具有展覽、研究、教育、收藏、交流五大功能。全國首家以軍裝為主題的博物館——華夏軍裝博物館在大浪時尚創意城開館,并正式免費對外開放。從多個視角、不同側面展示宋代及其他時代陶瓷的成就與特色的宋代陶瓷博物館在龍崗區開館。據統計,深圳2014年新增民辦博物館6家,使全市民辦博物館增至27家。

(二)公共文化產品與服務

1、文化惠民工程

——深入推進全民閱讀。策劃“4.23世界讀書日”系列活動,組織市民閱讀座談會、中華商務圖書文化一百年展覽等95項172場。成功舉辦第十五屆深圳讀書月,開展主題活動718項,讀書月“高貴的堅持”使其品牌輻射力和影響力進一步擴大。籌備成立深圳閱讀推廣人協會,舉辦閱讀推廣人培訓班。少兒圖書館“喜閱365”親子共讀計劃榮獲全國圖書館員繪本講讀大賽三等獎。2014年全市范圍新增20臺自助圖書館,推出監控與統計分析平臺,從2008年開始至今,深圳共有200多臺自助圖書館服務點遍布全市街道、社區以及大型工業區,它們和全市212家公共圖書館實現了“統一服務”和通借通還,累計圖書借還量已接近1000萬冊次,展現了作為“全球全民閱讀典范城市”的文化活力。

——持續開展系列群眾文化活動。精心組織新春藝術關愛系列活動,深入開展公益文化進社區活動。周末劇場、美麗星期天、戲聚星期六、劇匯星期天等周末系列活動,豐富市民周末文化生活,深受市民歡迎。實施外來工文化服務工程,成功舉辦第十屆外來青工文體節,將高雅藝術送到市民家門口。組織京劇合唱系列專場音樂會、戲曲名劇名家展演、戲曲講演匯活動,策劃舉辦寶安戲曲娃文化活動周,推動普及戲曲藝術???ldquo;南粵幸福周”系列活動71項,豐富基層群眾的業余文化生活。

——加強文化遺產?;ず臀牟┓?。大鵬所城二期?;すこ陶嬌?,大萬世居工程維修施工、茂盛世居整體?;すこ糖捌詮ぷ鶻顧忱?;推薦“咸頭嶺遺址”等4處不可移動文物為第六批市級文物?;さノ?;重新認定全市26項省級非遺項目?;さノ?,評選出18位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深圳博物館成功舉辦第八屆客家文化節,引進“洛杉磯郡藝術博物館藏印度文物精品展”等10多個國內外精品文物展覽,接待觀眾250多萬人次?;傅己頭齔置癜觳┪錒莘⒄?,推動民辦博物館興辦熱潮在深圳的興起。全市共認定國有藏品近7萬件,全年征集近代文物及改革開放史實物300多件(套),100件(組)被認定國家二級、三級文物。

——廣播影視服務不斷完善。完善監管工作機制,落實行業人員審查、隱患排查整改等監管措施,確保安全播出。探索運用GPS系統加強對公益放映情況的監管,進一步完善公益電影服務。推進在龍崗、大鵬、鹽田等區建設固定放映點,試行由觀眾選擇電影節目及放映時間,更好滿足群眾需求。圍繞“中國夢”主題指導制作高品質公益廣告,兩部電視公益廣告獲省專項扶持資金。

2、文化品牌、精品生產

成功舉辦文博會藝術節、第三屆深圳合唱節、中國(深圳)童話節、深圳兒童戲劇節、第五屆深圳粵劇周、第二屆青少年粵劇粵曲大賽、第十五屆深圳讀書月等系列重大活動,影響力進一步擴大,深圳市民文化大講堂入選全國“2014年終身學習活動品牌”。第三屆國際鋼琴協奏曲比賽、第四屆深圳鋼琴公開賽、第二屆深圳鋼琴音樂節在2014年集中成功舉辦,“鋼琴之城”品牌建設不斷取得新進展,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第九屆創意十二月系列活動設置135個項目,舉辦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深圳創意設計新銳獎比賽等30個重點活動,引導和鼓勵廣大市民關注創意、參與創意、享受創意,深圳“設計之都”建設不斷涌現新成果。

全年各文化藝術門類獲國際獎項85個,國家級獎項128個。其中深圳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王京生繼2013年獲得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孔子獎章”后,2014年因對文化可持續發展的研究和推動而獲得聯合國“全球可持續發展基金”的“人類文化可持續發展成就獎”。不斷打磨的大型儒家主題交響樂《人文頌》成功赴國外和港臺地區演出?!斗縉鶩侍謾坊竦誥漚熘泄讕繅帳踅?ldquo;優秀劇目獎”和個人表演“優秀表演獎”,市群眾藝術館群星合唱團獲第十六屆中國老年合唱節最高獎。青年演員趙梓琳榮獲中國曲藝最高獎——第八屆中國曲藝牡丹獎新人獎,填補了深圳在該藝術獎項上的空白。張煒參加第八屆柴可夫斯基國際青少年音樂比賽小提琴比賽獲得第四名。歌曲《放飛夢想》、電視劇《有你才幸?!?、電影《熊出沒之奪寶熊兵》、《全民目擊》,廣播劇《疍家小漁村》共五部作品獲得第十三屆“五個一工程獎”,成為全國大贏家。陳詩哥童話作品《風居住的街道》獲第九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20部(篇)“青年作者短篇佳作獎”。廣播劇《信人》獲中國廣播劇研究會專家獎金獎。舞蹈《傳人》、快板《好人的故事》,打擊樂《城市節奏》、小品《打虎之后》獲第十屆中國藝術節群星獎。雜技《青春律動晃圈》、《牡丹柔術》奪得第十二屆古巴國際夏季雜技節比賽金獎。

(三)體制機制創新

2014年,深圳市文體旅游局出臺了《深圳市文體旅游局全面深化改革實施方案(2014—2016年)》,提出以公共文化服務建立協調機制、推動公共文化服務供給多元化、文化場館建立法人治理機構這三大重點項目為抓手,再次吹響深圳文化體制改革的號角,推動公共文化服務的體制機制創新。

1、服務體制機制的規范化

為進一步推動深圳的全民閱讀,經過數月的起草、討論,《深圳經濟特區閱讀促進條例(征求意見稿)》6月23日起正式在深圳市法制辦官方網站公示,公開征求意見。這部法律包括十個章節,61個條款,其中不僅對閱讀資源、閱讀推廣、閱讀保障、未成年人及困難人群閱讀、成立市區兩級全民閱讀委員會等做出相應規定,同時探索成立深圳市全民閱讀基金,不僅以法治化來推動深圳全民閱讀未來的發展,使深圳成為因熱愛閱讀而受人尊重的城市,而且作為我國第一部地方閱讀法,它也將對全國產生積極的影響。

為方便廣大市民和來深游客更好地了解深圳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享受豐富的精神文化生活,深圳市文體旅游局2014年編印的共計32000冊的《深圳市公共文化服務指引2014》,在市、區公共圖書館、文化館、街道文化站、中心書城U站等地免費派發。同時,為實現2011年深圳市委、市政府在全國首次提出的建設“志愿者之城”的目標,在目前已有1.7萬文化志愿者的基礎上,進一步擴大文化志愿者隊伍,弘揚公民的志愿精神,深圳市文體旅游局與團市委聯合發布《深圳市文化志愿服務促進辦法》,這是深圳市就文化志愿服務出臺的第一個部門規范性文件?!棟旆ā吩諞醞幕∩?,更加明確了深圳文化志愿服務的目的、職責、人員條件及吸納對象、招募方式、組織機構、服務內容、激勵措施、管理要求等,推動了文化志愿服務的制度化和規范化。

2、服務體制機制的改革創新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全面深化改革、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戰略目標。而在公共文化服務領域要實現這一目標,重點是公共圖書館、博物館、文化館、科技館等文化機構形成以理事會制度為核心的法人治理結構,這也是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部署的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重點任務之一。我國結合事業單位分類改革開展建立文化事業單位法人治理結構試點,深圳市先后于2011年和2014年在深圳圖書館、關山月美術館建立了理事會制度。試點單位在建立立足現實、面向未來的理事會組織架構、運行機制等方面做出了有益探索。如在決策主體上,由主管部門變為理事會,實現自主管理;在決策方式上,由領導決策變為理事會決策,決策更加科學合理;在監督體系上,由以行政監督為主變為多渠道、多層次監督,增加了監督的透明度。[①]按有關部門計劃,市少兒圖書館、博物館、群藝館、美術館等四家單位也將于近期召開理事會成立大會。

在這方面,2014年福田區也進行了創新性探索:不僅正式成立了區公共圖書館理事會,而且深入推進文化事業項目理事會制度改革,制定《理事會章程》和四個配套制度以及理事會運行成效評價指標體系等制度。同時,福田區還創設了“文化議事會”制度,組建了“文化議員”隊伍。“議員”由有政府工作背景的領導和專家、文化理論研究專家學者、文化營運專家人士和社區文化工作者三大類人員組成,各占總數的三分之一。“議員”對福田區重大文化項目、重大決策進行事先調查研究、咨詢論證和事后跟蹤評估等相關工作。福田區文化議事會制度建立后,將明確例會制度,有常設辦事機構專人辦事,此外還將建立健全“議事會專家庫”,成為推動福田未來文化發展的智囊機構和思想庫。這一體制機制創新,將成為福田區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示范區(項目)創建的重要內容。而南山區在推動推動公共文化服務供給多元化以及文化運營體制機制上也作出了積極探索:佳兆業文化體育(深圳)有限公司與深圳市聚橙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聯合,以1元中標區域內體量最大的文化設施南山文體中心的運營。這意味著,今后市民在南山文體中心享受的文化服務,將由專業的文化公司負責提供。而政府借助市場力量,實現運營成本最小化與效率最大化,是市場與政府的雙贏舉措。這也是南山近年來構建現代文化市場體系和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邏輯結果。

深圳公共文化服務體制機制的創新還體現在:一方面大膽實施優秀民辦專業表演團體原創作品展演計劃,為優秀本土原創舞臺作品搭建展示平臺,同時通過政府采購和社會化運作等方式舉辦部分公益性活動,每年向社會公布文化項目,吸引和鼓勵社會團體、企事業單位和民間文化團體參與承辦。如在2014年,市級文化部門共投入650.4萬元購買從2014年4月到2015年3月共4個大項344場次的公益文化活動,有力促進了深圳藝術團體的發展和文化服務的繁榮。

 

二、存在的問題、面臨的機遇與挑戰

    

回顧2014年,深圳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在取得可喜成績的同時,也存在不少問題、面臨諸多機遇與挑戰。

(一)存在的主要問題

近十年來,無論在公共文化服務的理論研究還是實踐探索領域,深圳一直都走在全國前列,2013年福田區還榮獲“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示范區創建”資格。然而,相比于全國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熱潮的高漲,各地建設力度的加大,深圳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與全國比較,從去年看,就顯得有些滯后了,今年看,這一情況仍然沒有全面改觀。主要表現為:

1、仍未能建立必要的公共文化需求反饋機制,未開展公共文化服務滿意度調查。需求決定供給,滿足人民群眾不斷增長的公共文化服務需求,以保障其基本文化權益,是公共文化服務開展的邏輯起點和現實歸宿。幾年前,我們就提出了開展公共文化服務需求及滿意度調查的建議。但迄今為止,除個別區對一些專項服務(如寶安區“文化春雨”行動)進行了需求及滿意度調查或績效評估外,全市的相關調查可以說是付諸闕如。對市民需求不了解,政府公共文化服務的供給,就難免一廂情愿,供需錯位。深圳人口構成特殊,社會組織多元,隨著深圳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公眾的多樣化文化需求日益上升。如何提供符合深圳公眾實際需求的公共文化產品與服務始終是值得關注的重要問題。就全國情況看,隨著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的深入開展,不少城市都在探索建立公共文化需求反饋機制,以便及時把握群眾需求的增長與變化情況,更好地進行公共文化產品與服務的供給。相形之下,深圳無論就公共文化需求問題的系統研究,還是科學的需求反饋機制的建立,必要的公共文化服務滿意度調查等,都尚未開展,顯得落后。

2、制約公共文化服務管理水平和服務效能的體制機制障礙沒有徹底破除,體制機制亟待改革創新。深圳文化管理體制改革雖在不斷進行,2009年就實行了“大部制”行政管理體制改革,2012年市文體旅游局又調整內設處室,成立了“公共文化服務處”,開展事業單位崗位設置管理,開展公益性文化項目社會招標等,但總體上看,公共文化服務的主要機構如圖書館、文化館等,仍沿用傳統的事業體制,不同程度地存在文化事業單位普遍存在的資源配置計劃化、事業單位行政化、事業人才“干部化”等情況。資源配置計劃化使得文化資源的配置不是按照社會需求,而是按行政計劃與行政命令配置,效率低下。與此同時,事業單位的行政化導致事業單位“事出多門”,重復建設。事業人才的“干部化”則導致“大鍋飯”、“鐵飯碗”,能上不能下,能進不能出,缺乏激勵機制。這些基本問題,涉及深層次的管理體制與機制,制約著公共文化服務水平的提高和服務效能的提升。如何進一步深化文化體制改革,消除制約公共文化服務管理水平和服務效能提升的體制機制障礙,深圳應以既往的改革開放勇氣,進行更具突破性的多方面創新,并為全國提供探索經驗。

3、公共文化服務“治理”模式有待進一步形成,治理能力有待進一步提高。我國整體經濟社會發展已進入新的歷史階段,為進一步深化體制改革、建設服務型政府,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構建國家治理體系、推動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求。為此,2014年文化部提出了構建文化治理體系、提升文化治理能力的工作目標,并于9月確定了10個?。ㄊ校┳魑緣愕厙?。[②]深圳雖在2011年就嘗試建立市圖書館理事會制度,但本次未參與文化部試點申報,未獲得國家試點資格。就目前已建立的市圖書館理事會來看,其實際治理能力和治理效果并不理想。而新成立的關山月美術館理事會、福田文化理事會、福田區文化議事會等,展示了深圳積極響應中央號召的積極努力,但其治理能力與效果也還有待進一步觀察。總之,盡管深圳早在2006年就提出了文化治理的概念,[③]并進行了文化機構理事會制度構建的嘗試,但迄今尚未建立起相對完整的文化治理體系,文化治理能力尚有待提升。其中,很多問題值得深入研究,如公共文化服務機構理事會權責與傳統文化事業單位、文化主管部門權責的關系等。作為公共文化服務“關鍵性制度安排”[④]、具有深圳特色的“文化治理”模式有待進一步形成。

4、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示范區“福田申報,深圳創建”的步伐仍需加快。自2010年12月文化部、財政部正式下發《關于開展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示范區(項目)創建工作的通知》,啟動了第一批示范區(項目)創建工作以來,在文化部主持下,已先后開展了兩批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示范區(項目)創建工作。深圳市福田區于2013年成功申報,獲得第二批“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示范區”創建資格。福田區申報時,以“福田申報、深圳創建”為口號,提出了在示范區創建中,不僅福田,整個深圳也將開展相關創建工作,帶動全市公共文化服務整體水平全面躍升的設想,獲得評委們的一致好評,大家對這一申報創建設想充滿期待、寄予厚望。時至今日,第二批示范區兩年的創建周期已經過半,如何全面對照示范區要求,按照公益性、均等性、基本性、便利性的要求,全面推動深圳健全公共文化服務網絡、合理調整公共產品與服務結構、均衡發展針對不同社會需求的公共文化服務,培育具有創新性、帶動性、導向性、科學性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項目,為我國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探索經驗、提供示范,以便更好地實現申報時的初衷和承諾,深圳應當加快步伐。

5、公共文化數字化發展水平相對落后,不適應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發展需求。[⑤] 近年來,隨著科學技術的快速發展,尤其是移動互聯網技術的飛速發展,傳統的電視機、電腦等信息設備,都向手機這一網絡設備終端發展,打破了計算機上網一統天下的局面,4G時代的開啟以及移動終端的凸顯為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注入巨大的能量,2014年移動互聯網產業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飛躍式發展。電子商務、電子政務、遠程教育、網上娛樂、新媒體等技術日趨成熟,不斷降低使用者對專業知識的要求和經濟成本投入。移動互聯網絡服務體系迅速形成,革命性地改變著傳統的服務理念和手段,并正日益完善社會化的各類現代服務體系(如金融服務、電子商務服務等)。如何深刻認識并準確把握國內外文化信息化發展新變化,結合人民群眾不斷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將信息技術等現代科技和傳播手段全面應用于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推動公共文化數字化建設,成為我國適應時代發展的必然要求和戰略選擇。2011年11月,文化部、財政部聯合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公共數字文化建設的指導意見》》(文社文發[2011]54號);2013年9月,工信部根據《2006—2020年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再推出國家《信息化發展規劃》(工信部規〔2013〕362號)。上述中央文件,把公共文化數字化、信息化工作放在重要戰略位置,提出了新的發展要求。上海等城市積極響應,2011年所申報的《城市公共文化服務集成平臺研究》入選“2011年國家文化科技提升計劃”;2012年8月,上海市委宣傳部與上??蒲Ъ際蹺被崍戲⒉劑恕渡蝦M平幕涂萍既諍戲⒄剮卸蘋?012—2015)》。根據該“計劃”,到2015年,上海預計將建成數字化網絡化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完成全市580萬戶下一代廣播電視網建設,市、區兩級圖書館和全市主要博物館的數字化和網絡化建設,以及全市250家社區文化活動中心的數字化改造;同時圍繞電影、電視、舞臺和公共文化服務網等文化消費主流項目,推出七大示范工程,包括互聯網原創影視創作及傳播、立體電視內容制播設備和系統等。[⑥]與先進城市相比,深圳公共數字文化發展已經落后,與深圳高科技城市和國家信息化先進城市的地位不相符,亟待急起直追。

6、未能充分利用績效評估等管理工具,提高公共文化服務效能。近年來,隨著績效評估管理工具的引入和在政府等公共部門的應用,公共文化服務的績效評估與管理成為重要發展趨勢。北京、上海、浙江、山東等省市都先后開展了不同形式、不同范圍的公共文化服務績效評估工作。如上海已連續三年委托第三方專業機構(上海東方公共文化評估中心),開展全市社區文化中心的績效評估工作。北京朝陽區早在2012年,就聯合專業機構開展以“2+5指標評價及績效考核體系”為標準對全區43個街鄉公共文化服務建設情況的績效測評。[⑦]2014年9月,東莞也正式出臺了《東莞市公共文化服務績效評估辦法》,[⑧]推動公共文化服務績效評估工作。深圳雖然早在2006年就率先在全國開始了公共文化服務績效問題的研究,并先后承擔國家相關課題研究,取得一定成果。但迄今為止,卻遲遲未能開展公共文化服務績效評估的實踐應用,未能及時取得這一領域的領先經驗,頗為遺憾。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了“提高公共文化服務效能”的總體要求,推動公共文化服務各行業各部門及時開展績效評估工作,無疑是提升公共文化服務效能的有效途徑,值得盡快嘗試。

 

(二)機遇與挑戰

新的一年開始了,2015年是“十二五”規劃的最后一年,也是國際國內形勢發生重大變化的一年,如何正確研判和積極應對快速發展的形勢對深圳帶來的機遇與挑戰,是能否全面實現深圳“十二五”文化發展規劃預定目標,推動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全面邁上新臺階的關鍵。

1、深圳經濟社會快速發展、人民群眾文化需求急劇增長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2014年全國經濟進入穩增長、調結構的新常態,部分城市甚至出現了經濟指標下滑,但深圳經濟仍然保持了持續增長的良好勢頭:全年GDP增長約10%,高于全國全省平均增速,提前一年完成1.5萬億元的“十二五”規劃目標,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達到2082億元,同比增長20.3%。[⑨]由于經濟運行情況良好,深圳2014年僅常住人口就達到1062萬,加上大量流動人口不斷流入,深圳市總人口仍然呈現較快增長狀況,這帶來了包括文化需求在內的公共需求急劇增長。總體來看,深圳的公共文化服務規模與深圳經濟總量、城市人口規模等的發展相比,就硬件設施數量、布局以及公共文化產品的種類、服務的范圍等來看,盡管近年來發展很快,仍顯不足(受限于公共文化服務機構的數量和編制等限制,有的區大型公共文化設施蓋好后卻缺乏足夠的人手管理)。尤其是廣大流動人口多處于“半城市化”狀態,難以像本地戶籍居民那樣享受到較為均等、充足的公共文化服務。如何不斷提高公共文化服務的人口全覆蓋,提升公共文化服務的公平性、均等性,仍然是深圳未來相當長時間應當著力面對的挑戰。但這一需求大于供給的狀況,也為深圳公共文化服務的創新發展帶來了新的機遇。

2、貫徹落實中央精神,發揮公共文化服務應有的價值導向和歷史擔當作用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2014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深刻闡述了文藝和文藝工作者的重大使命,高屋建瓴地回答了事關我國文藝繁榮發展的一系列重大問題。講話對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也具有很強的針對性和指導性。文化的核心是價值觀,公共文化服務作為一種特殊的社會性服務,其所提供的各種產品和服務內容,必然蘊含著一定的價值導向和審美理念,公共圖書館、文化館、博物館等,可謂全民共有的有形的精神家園和城市重要的文化空間,它們在休憩身心、塑造心靈、引領風尚、凝聚認同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今天的中國,正重新走向世界舞臺的中央,正為實現“兩個一百年”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習總書記的講話精神既反映了中央高度的文化自覺,也對文化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面對新的歷史時期,文化工作應有新的歷史擔當和使命,應主動順應時代進步的潮流,主動發揮文化在提升人文素質、引領社會風尚、推動科學發展方面的重要作用,實現在繼承中華優秀文化傳統基礎上的文化現代化。深圳作為改革開放的排頭兵、試驗場,在上個世紀80年代就曾以“深圳觀念”輻射影響全國,推動著中國文化價值觀的現代轉型,也初步形成了深圳自身的文化優勢。此后,經濟起飛的深圳,又以優良的公共文化設施、快速崛起的文化創意產業引人矚目。貫徹中央精神,公共文化服務不應僅僅滿足于提供休閑娛樂、讀讀寫寫、唱唱跳跳,而如何在文化內容的選擇、文化產品的提供等方面,圍繞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構建和中華文化的偉大復興,不斷提升服務水平和服務質量,是深圳面臨的又一機遇與挑戰。

3、推動公益性文化事業與文化創意產業融合發展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2014年文化領域最引人矚目的現象之一,是國家文化創意產業政策空前密集的出臺。據統計,從1月22日李克強總理部署推進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算起,國家先后發布了產業融合、文化金融、文化貿易等10個文件。[⑩]特別是3月份,一口氣發布了4個鼓勵文化產業發展的國家級政策文件。這一情況表明,在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的歷史新時期,文化創意產業在促進經濟結構調整和驅動創新發展中的重要作用正日益凸顯,并越來越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受到各級政府及廣大企業的重視。長期以來,針對文化的不同屬性,我國形成了公益性文化事業與經營性文化產業管理的二分格局。因此,我國現階段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的內容,也主要側重于狹義的公共服務,即公眾日常生活文化娛樂需求的公共文化服務,而那些針對文化產業發展的更具生產性公共服務性質的文化服務——如文化創意產業的公共信息平臺、投融資平臺等的服務,則沒有納入傳統公共文化服務的范疇。事實上,文化事業與文化產業是交織融合的,公益性文化事業為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提供著重要的基礎性作用,二者均是文化發展繁榮相輔相成、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面對我國文化創意產業發展黃金時代的來臨,公共文化服務如何突破傳統界限,更好地為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提供應有的服務,如何促進公益性文化事業與營利性文化創意產業的有機融合,無疑也是深圳面臨的機遇與挑戰。

4、推動公共文化服務標準化與均等化、提升公共文化服務效能、公共文化服務重心下移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為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關于“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要求,根據中央有關工作部署,2014年文化部將推動公共文化服務標準化、基層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建設、公共文化機構法人治理結構建立等三項工作,以之作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的重要抓手?;竟參幕癖曜薊?,是推動基本公共文化服務均等化的重要措施,也是我國財政實力提升后,進一步提高全民文化福利的表現?;闋酆閑暈幕裰匭慕ㄉ?,體現了隨著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基本建成,公共文化服務重心下移的時代要求。公共文化機構法人治理結構的建立,涉及傳統行政管理權與事業單位自治權、公民參與權等的復雜博弈等,則是推動公共文化事務實現“善治”的關鍵性制度安排。顯然,這三項工作,將是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既是我國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的工作重點,也是其中的難點。如何針對自身實際,構建適合深圳發展水平的地方公共文化服務標準體系,努力實現公共文化服務均等化;加強基層尤其是原特區外地區、農村城市化社區、外來工聚居區、城中村等地區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建設,實現文化資源合理共享;推動公共文化事業單位理事會制度不流于形式,真正發揮“治理”作用,也是深圳面臨的機遇與挑戰。

三、未來推動深圳公共文化服務發展的政策建議

 

綜上所述,未來推動深圳公共文化服務發展,應切實把握市民公共文化需求,切實領會中央有關方針政策,結合深圳經濟社會發展形勢和所存在的問題及面臨的機遇與挑戰,有針對性地推動深圳公共文化服務重點發展與全面發展相結合,使深圳在提升公共文化服務水平的同時,為我國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以及國家文化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提供深圳的探索經驗和可能貢獻。為此,我們特提出建議如下。

1、探索建立公共文化需求反饋機制和績效評估制度

探索建立公共文化需求動態反饋機制,科學測評公共文化需求增長狀況,為公共文化產品與服務的生產和供給提供科學的決策依據。有鑒于此,我們多次呼吁開展全市性的公共文化服務需求調研??上駁氖?,2013年深圳市宣傳文化事業發展專項基金開展的績效評估工作,其中部分涉及深圳的文化需求調查。此外,深圳大學承擔的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農民工文化需求與城市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研究”,也開展了專門針對外來工的文化需求調查。建議市文化主管部門在上述調研成果的基礎上(必要時進行補充調研),借助現代科技手段,探索建立公共文化需求動態反饋的長效機制,以便在公共文化政策的決策過程中,充分考慮公共文化需求的動態變化。此外,應在公共文化服務績效評估理論研究的基礎上,學習借鑒北京、上海等城市已開展的公共文化服務績效評估實踐經驗,制定科學的評估指標,開展績效評估試點工作。試點可選取重要文化服務機構(如圖書館或文化館)或部分街道、社區文化站,也可選取已獲得示范區創建資格的福田區部分文化服務機構,為深圳盡快全面開展公共文化服務績效評估積累經驗,逐步建立公共文化服務績效評估制度,為公共文化服務綜合效能的提升提供制度保障。

2、探索建立健全有深圳特色的基本公共文化服務標準體系

2014年,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進入“新常態”,包括文化工作在內的經濟社會發展各領域,全面轉向以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為中心,文化部提出了推進國家公共文化服務標準化建設的工作目標,計劃以公共文化服務標準化試點工作為突破口,進一步深化文化管理體制改革,創新公共文化管理和服務方式,到2015年底,圍繞制定實施保障標準、技術標準和評價標準,在國家和試點地區兩個層面,初步建立科學、規范、適用、易行的標準體系,形成一批適合不同地方特點的工作模式,推動全國公共文化服務標準化工作全面深入開展。深圳日前召開“深圳質量大會”,也提出率先構建大標準體系的設想,提出了標準建設的頂層制度設計。根據以2015年市政府1號文發布實施的《關于打造深圳標準構建質量發展新優勢的指導意見》以及《打造深圳標準構建質量發展新優勢行動計劃(2015-2020)》要求,[11]未來,深圳要著力提升文化發展標準水平,健全基本公共文化服務標準體系。要研究制定基本公共文化服務保障、管理和評價標準,建立健全普惠型、多樣化、高質量的基本公共文化服務標準體系。提高基層公共文化設施覆蓋率和服務效能,推動公共文化服務均等化。由于文化的特殊精神屬性,文化服務標準的制定存在特殊的難度,深圳應發揮自己在公共文化服務研究領域的優勢,結合福田區創建“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示范區”工作,抓緊研究制定,爭取及早出臺有深圳特色的基本公共文化服務標準體系,為我國建立基本公共文化服務標準體系,推動公共文化服務均等化做貢獻。

3、探索公共文化服務機構理事會有效運作機制,切實提升文化治理水平

深化文化體制改革,建立文化事業單位法人治理結構,創新文化事業單位運行機制,是提升公共文化治理水平,建立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迫切要求。為此,文化部正組織全國開展文化事業單位法人治理結構試點。作為改革開放的試驗場,深圳早在2011年就已在市圖書館成立理事會,嘗試建立法人治理結構。2014年,又在關山月美術館等單位建立了理事會制度,下一步還將在少兒圖書館、博物館、美術館、工人文化宮、青少年活動中心等單位建立理事會制度,探索實行法人治理。從目前深圳及其他城市公共文化服務機構理事會的運行情況來看,由于政府部門(發改、人事、財政、文化等部門)仍然依照傳統體制,對事業單位的重大項目、人、財、物等行使實際的管理權(理事會成立前后沒有任何改變),理事會事實上大多被局限于發揮咨詢功能,并不能直接參與或影響決策,事實上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法人治理結構。據了解,在有的地方,理事會甚至有名無實,一年開不上兩次會,形同虛設,流于形式,嚴重影響了理事參與公共文化事務治理的積極性。針對這種情況,政府如何進一步下放權力、事業單位如何進一步擴大自主管理權,創新運行機制,真正讓理事會發揮應有的作用,真正建立起適應市場經濟、適應不斷發展的改革發展需求的法人治理結構,全國都還在探索。建議深圳在充分借鑒學習發達國家和地區公益性文化機構理事會制度的基礎上,發揮自身優勢,進行理事會制度有效運作機制的詳細制度設計,以此為抓手,開展相關體制機制改革,確保理事會發揮應有的法人治理結構功能,真正推動文化決策的民主化、科學化,切實提升文化治理水平。

4、因勢利導,助推民間文化發展

隨著市民物質生活水平的提升和文化素質的提高,深圳民間文化組織發展迅速,種類繁多,公眾參與面廣,文化活動日趨活躍。從2014年的情況看,一大類是民間公益性閱讀組織,它們不僅舉辦一般意義上的小規模閱讀活動,還策劃舉辦了一系列具有公共文化性質的大活動,如“后院讀書會”舉辦的“城市螢火蟲”換書大會,吸引了600多名書友攜書參與。[12]再如“彩虹花公益小書房親子閱讀組織”,[13]全年舉辦各類親子讀書會、讀書寶貝秀、家長沙龍、大型繪本文化節等各類活動300多場,還邀請老師到社區、學校舉辦親子閱讀推廣講座50場。除了活躍的民間閱讀組織外,深圳民間文藝社團也十分活躍,據不完全統計,深圳共有民間文藝社團2000多家,[14]這些社團參與或組織舉辦各類文化活動,極大地活躍了深圳的公共文化生活。此外,雅昌藝術中心、越眾影像資料館、觀復博物館等各類民間博物館的建成開放,更是顯示了深圳民間旺盛的文化活力!政府是公共文化服務的重要主體,但NPO、NGO等“第三部門”也是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重要主體。而隨著后工業社會的來臨和文化創意時代的發展,文化創造、傳播與服務的傳統分工邊界正在交織消融。針對深圳民間文化組織活躍的發展態勢,建議政府抓住時機,因勢利導,通過開放政府資源、加大政府購買力度,政府與民間合作等多種方式,助推民間文化發展。根據2011年11月廣東省民政廳印發《關于廣東省進一步培育發展和規范管理社會組織的方案》和深圳已開展的“公益性文化項目政府購買”實踐,建議編制政府購買公共文化服務的詳細目錄;由民政、財政、文化等行政職能部門共同協商,進一步拓寬公共文化資金來源和市宣傳文化事業發展專項基金的資助范圍,適當降低資助門檻;設立社會文化組織獎勵資金,獎勵那些制度完善、自我發展能力強的社會文化組織。總之,建立機制,使得深圳盡快形成政府切實承擔職責,社會文化組織、文化企業和個人可以公平參與競爭、承接運作的公共文化發展新局面,使深圳的文化生態更趨良好。

5、制定出臺深圳公共數字文化發展規劃

深圳在公共數字文化,或者說公共文化的數字化領域,本有技術優勢(如深圳圖書館較早開發的ILAS系統),深圳城市的整體信息化水平亦處于全國前列。但深圳在公共數字文化發展方面的發展,目前看確實略顯落后。因此,今年我們再次建議:應充分認識推動公共文化服務與高科技尤其是信息技術融合的重要意義,讓深圳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如同文化創意產業發展一樣,插上科技的翅膀,使深圳在未來的城市競爭中能以先進發達的公共文化服務保持領先。為此,建議市文體旅游局會同市經濟貿易和信息化委員會及市科技創新委員會,貫徹落實《2006—2020年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和《關于進一步加強公共數字文化建設的指導意見》等中央文件,聯合研究制定《深圳市公共數字文化發展規劃》,發揮深圳高科技城市、信息化程度高等優勢,整合政府與社會資源,推動深圳公共數字文化高速發展,確保深圳在信息時代新一輪的城市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

 

(毛少瑩,深圳市特區文化研究中心學術總監、研究員;楊立青,深圳市特區文化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①] 劉瓊:《文化創新,請看深圳》,載《深圳商報》2014年12月30日,第A14版。

[②] 參見文化部網站。

[③] 陳威主編:《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研究》,深圳報業集團出版社2006年版,第四章。

[④] 毛少瑩:《論公共文化服務的“共同治理”結構》,載《深圳文化藍皮書(2008)》,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8年版。

[⑤] 在去年的報告中,我們就指出了這一問題,考慮今年改進不大,而需求日顯迫切,故此再提。

[⑥] 王磊:《上海2015年將建成數字化網絡化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文匯報》2012年8月23日。

[⑦] 華鍇:《朝陽自測公共文化服務建設》,《北京日報》2012年10月12日。

[⑧] //zwgk.gd.gov.cn/007330010/201409/t20140926_548671.html

[⑨] 參看《今年深圳GDP擬增長8.5%》,載《深圳商報》2015年9日,第3版。

[⑩] 10個中央文件為:《關于推進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的若干意見》、《關于印發【藏羌彝文化產業走廊的總體規劃】的通知》,《關于加快發展對外文化貿易的意見》、《關于攝入推進文化金融合作的意見》、《關于印發文化體制改革中經營性文化事業單位轉制為企業和進一步支持文化企業發展兩個規定的通知》、《關于大力支持小微文化企業發展的實施意見》、《關于推動特色文化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關于知識產權支持小微企業發展的若干意見》、《關于繼續實施文化體制改革中經營性文化事業單位轉制為企業若干稅收政策的通知》、《關于繼續實施支持文化企業發展若干稅收政策的通知》。

[11] 參見《深圳特區報》2015年1月4日,第A7版。

[12] 11月2號在深圳灣海德廣場舉行,活動獲得了南山文體局的支持。//www.sznews.com/news/content/2014-11/10/content_10658518.htm

龙族幻想烧钱吗 創辦于2011年,與各大圖書館、學校、社區、幼兒園等聯合建立了20個分站,擁有義工560人。

[14] //sztqb.sznews.com/html/2011-10/15/content_1782348.htm

 

粵ICP備06050276號
深圳市特區文化研究中心版權所有